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» 杏林苑副刊 » 阅读正文

情所起,往而深

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5日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:文/李怡然(16级药学班)

  情之所起,盛似妍花;一往而深,浓如茗茶。提笔写,写山河深深深几许;寄情向,向华夏昭昭昭千年。情之何起?起于传说山河之故事。

  远古洪荒,巨人林立;混沌之中,神话瑰奇:盘古辟鸿蒙,创众生生息之所;女娲补苍天,救万民洪水之灾;后羿射九日,解百姓天炎之困;夸父逐金乌,追光明赤足而行;黄帝气吞山河,怀抱千里;炎帝平和务实,厚德载物;尧舜道德高尚,禅让治族;大禹为民治水,划地九州。

  为何而深?为苍老却充满活力的本能。

  炎黄一族,绵延千年而不断;华夏儿女,传承精神永不弃。悠悠华夏千年,每当世道艰辛、礼崩乐坏之时,总会有人挺身而出,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之将倾。西方的诺亚依赖上帝被动地逃避洪水,而在中国,锻石补天才是基本逻辑。这是本能,流动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,最鸿蒙壮阔的本能。

  情之何起?起于历朝历代之繁华。

  先秦诸子,百家争鸣:孔子尚仁老庄道,墨翟兼爱韩非法,百花齐放的思想,名胜千秋的文章,都嵌入了历史的千里古道;秦汉一统,传承交接:字书齐汇,文脉畅逸,纵然横越大地万里,隔着方言天堑,落笔即识为汉人;唐宋繁华,政文俱旺:贞观盛世万民富,家家翠幕响风帘。汴梁灯火照汴河,户户罗绮带流苏。

  为何而深?为历经沧桑仍焕发光芒的诗意。

  稻麦香气与虫鸟鸣声中,《诗经》言笑晏晏;山鬼回眸与东君迅游间,《离骚》响彻天地;青莲狂放,漫谈千古蜀道之难;老杜慷慨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;摩诘澹远,独坐深林感万物变化;东坡旷达,宦海沉浮一笑了之;白朴温柔,流水之上望一点飞鸿。

  直至今日,我们仍然会在闲暇时煮茶吟诗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会在网上论友评句:“尽倾沧海里,赠饮天下人。”

  时代变迁,流行更迭,历史千回百转,唯诗意不灭。

  情之何起?起于血洗耻辱之沙场。

  自清朝末起,便为行厄之年。鸦片毁我人民,战争伤我国家,累累白骨、滴滴鲜血染尽黄土,造成一片殷红地狱。但我们从不屈服:太平天国、公车上书、辛亥革命……

  虽然都以失败告终,但那抛洒的血汗和挺起的脊梁让我们知道:炎黄还在,华夏未亡!

  为何而深?为战场上以命护国的英雄!

  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……华夏式微,无法与入侵者相提并论,但英雄放言曰:一眼看去尽是我等大好河山,岂可作壁上观?炮火掠过,英豪大笑狭路相逢唯勇者胜!陷入绝境,杰士长叹大丈夫不求与天地共长存,但愿能死得其所。所以他们义无反顾,步枪抗不过大炮,但那又怎样?身躯倒下之处,便是疆土。英雄陨落,热血未凉,中国雄起,世界惊茫!你听见了吗?当如今他国无中生有中伤中国,连山河都在怒吼:

  敢犯我中华者,虽远,必诛!

  情之何起?起于悠悠中华之再兴。

  忆往昔,我们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;难回首,我们“命贱如犬”、“有国无疆”;看今朝,我们铿锵而立,矗于东方。我们不是在崛起,而是在复兴。大国强国,是我们曾经错失但必定会取回的荣耀与辉煌!

  为何而深?为我中华复立巅峰之在即!

  宇宙星辰中,“天宫”与广寒殿比邻;海洋流云里,“辽宁舰”载着“歼十一”护卫鲲鹏的“北冥”、“南海”;“和谐号”飞驰在山脉河川上、共享单车穿梭在大小城市间。抬起头,你能看到巨型屏幕中王毅态度坚决的发言;侧过耳,你能听到身边国际友人由衷地赞叹。

  大风泱泱,大潮滂滂。再生蛟龙,涅槃凤凰。曾经十里破败,而今十里繁华。盛世已至,国富民强!复兴中华,大势所望,吾辈定当尽力,持书仗剑,以耀中华,只愿我有生之年,重见你君临天下!

  情之何起?起于千年神州、蜿蜒诸夏。

  为何而深?只为百载炎黄、盛世中华!